名著小说网 书本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保藏 符号书签 引荐朋友 加入保藏 繁體中文
挑选布景色彩:   挑选字体巨细: font1 font2 font3

第五十一回 寻猛虎双雄陷深坑 获凶徒三贼归平县

且说包公正与展爷谈论石子因由,忽听一片声喧,乃是西耳房走火,展爷急速赶至那里,早已听见有人嚷道:“房上有人。”展爷借火光一看,公然房上站立一人,急速用手一指,放出一枝袖箭,只听噗哧一声。展爷道:“欠好!又上钩了。”一眼却瞧见包兴在那里安排救火,匆促问道:“印官看视三宝怎样?”包兴道:“刚才看了,纹丝没动。”展爷道:“你再看看去。”正说间,三义四勇俱各到了。
  此刻耳房之火已然熄灭,原是前面窗户纸引着,无甚要紧。只见包兴紧张跑来,说道:“三宝果真是失掉不见了!”展爷即飞身上房,卢方等闻听也皆上房。四个人四下搜索,并无影响。下面却是王马张赵,前后稽察也无下落。展爷与卢爷等仍从房上回来,却见刚才用箭射的,乃是一个皮人子,脚上用鸡爪丁扣定瓦拢,原是吹臌了的。因用袖箭打透,冒了风,也就摊在房上了。愣爷徐庆看了,道:“这是老五的。”蒋爷捏了他一把。展爷却不言语。卢方听了,好生难过,暗道:“五弟干事太阴毒了。你知我等现在开封府,你却盗去三宝,叫我等怎样见相爷?怎样对得起众位朋友?”他那里知道相路爷处还有个知照帖儿呢。四人下得房来,一起来至书房。
  此刻包兴已回禀包公,说三宝失掉。包公叫他不必张扬,刚好见世人进来拜见包公,俱各认罪。包公正:“此事原是我派人瞧得欠好了。何况三宝也非急需之物,有甚稀罕。你等莫要张扬,俟明日渐渐查访便了。”
  众英豪见相爷毫不介意,只得退出,来到公所之内。依卢方还要前去追逐。蒋平道:“知道五弟向何方而去?不是望风扑影么?”展爷道:“五弟回了陷空岛了。”卢方问道:“何以知之?”展爷道:“他回明晰相爷,还要约小弟前去,故此知之。”便把刚才字柬上的言语念出。卢方听了,好不难过,羞愧满面。半晌,道:“五弟干事太固执了!这还了得!仍是我等赶了他去为是。”展爷知道卢方乃是忠厚热肠,忙拦道:“大哥是断断去不得的。”卢方道:“却是为何?”展爷道:“请问大哥赶上五弟,合五弟要三宝不要?”卢方道:“焉有不要之理。”展爷道:“却又来。合他要,他给了便罢;他若不给,莫非真要争吵拒捕,从此牺牲断情绝了么?我想此事,仍是小弟去的是理。”蒋平道:“展兄,你去了恐有些不当,五弟他不是好惹的。”展爷听了不悦,道:“莫非陷空岛是刀山火海不成?”蒋平道:“虽不是刀山火海,仅仅五弟干事令人难测,阴毒得狠。他这一去必要设下匿伏。一来陷空岛大哥途径不熟,二来知道他设下什么骗局。莫若小弟明日回禀了相爷,先找我二哥。我二哥若来了;仍是我等回到陷空岛将他稳住,做为内应,大哥再去,方是万全之策。”展爷听了才待开言。只听公孙策道:“四弟言之有理。展大哥莫要孤负四弟一番善意。”展爷见公孙先生如此说,只得将话咽住,不愿往下说了,惟有心中暗暗不平罢了。
  到了次日,蒋平见了相爷,回明要找韩彰去。并因赵虎常常有不合之意,要同张龙赵虎同去。包公传闻要韩彰,甚合心意,因问向何方去找。蒋平回道:“就在平县翠云峰。因韩彰的母亲坟墓在此峰下,年年韩彰必于此刻拜扫,故此要到那里寻觅一番。”包公甚喜,就叫张赵二人同往。张龙却无可说。独有赵虎一路上合蒋平闹了好些闲话,蒋爷仅仅不睬。张龙在中心劝止。
  这一日打尖吃饭,刚然坐下,赵虎就说道:“咱们同桌儿吃饭,各自会钱,谁也不要扰谁。你道好么?”蒋爷笑道:“很好。如此方无拘束。”因而各自要的各自吃,我也不吃你的,你也不吃我的。幸而张龙生怕蒋平脸上下不来,反在其间斡旋打和儿。赵虎还要说闲话,蒋爷只要笑笑罢了。及至吃完,堂官算帐。赵虎必要分帐。张龙道:“且自算算,柜上再分去。”到柜上问时,柜上说蒋老爷已然都给了。却是跟蒋老爷的伴当,进门时就把银包交给柜上,阐明晰如有人问,就说蒋老爷给了。天天如此,张龙好觉过意不去。蒋平一路上听闲话,受作践,不胜枚举。
  好容易到了翠云峰,半山之上有个灵佑寺。蒋平却认得庙内和尚,因问道:“韩爷来了没有?”和尚答道:“却未到此上坟。”蒋平听了满心欢欣,认为必遇韩彰无疑。就与张赵二人协商,在此庙内寓居等候。赵虎前后看了一回,见云堂宽广豁亮,就叫伴当将行李安放在云堂,同张龙住了。蒋平就在和尚屋内同居。偏偏的庙内和尚俱各茹素。赵虎他却耐不得,向庙内借了碗盏家伙,自己起灶,叫伴当打酒买肉,合心配口而食。
  伴当这日提了竹筐,拿了银两,下山去了。不多时,却又转来。赵虎见他白手回来,不觉发怒,道:“你这厮向何方去了多时,酒肉没有买来?”轮掌就要打。伴当急速往后一退,道:“小事有事回爷。”张龙道:“贤弟且容他说。”赵虎掣回拳来,道:“快讲!说的不是,我再打。”伴当道:“小人刚才下山,走到松林之内,见一人在那里上吊。见了是救呀,是不救呢?”赵虎道:“那还用问吗?快些救去,救去!”伴当道:“小人已救下来,将他带来了。”赵虎道:“好小子!这才是。快买酒肉去罢。”伴当道:“小人还有话回呢。”赵虎道:“好啰嗦!还说甚么!”张龙道:“贤弟且叫他阐明,再买不迟。”赵虎道:“快,快快的!”伴当道:“小人问他为何上吊,他就哭了。他说他叫包旺。”赵虎听了,急速站动身来,急问道:“叫甚么?”伴当道:“叫包旺。”赵虎道:“包旺怎样样?讲,讲,讲!”伴当说:“他奉了太老爷太夫人大老爷大夫人之命,特送三令郎上开封府衙内攻书。昨夜就在山下前面客店之中住下。因月色颇好,出来观赏,行到松林,突然出来了一只猛虎,就把相公背了走了。”赵虎听到此,不由怪叫呼喊,道:“这还得了!这便怎样处?”张龙道:“贤弟不必着急,其间似有可疑。既是猛虎,为何不必口刁呢,却背了他去?这个光景必定有诈。”叫伴当将包旺让进来。
  不多时,伴当领进,赵虎一看果是包旺。互相见了让坐,道受惊。包旺因前次在开封府见过张赵二人,略为推让,即使坐了。张赵又细细盘问了一番,果是虎背了去了,此刻包旺便说:“自开封府回家,一路安全。因相爷喜欢三令郎,禀明太老爷太夫人大老爷大夫人,就命我护卫赴署。不想昨夜住在山下店里,令郎要踏月,走至松林,出来一只猛虎把令郎背了去。我今天寻觅一天,并无下落,因而要寻自杀。”说罢,痛哭。张赵二人听毕,果是猛虎背人,事有可疑。他二人便协商晚间在松林搜索。倘然擒获,就可以问出令郎的下落来了。
  此刻伴当已将酒肉买来,拾掇稳妥。叫包旺且免愁烦,他三人一处吃毕饭。赵虎喝得醉醺醺的要走。张龙道:“你我也须装束伶便,各带兵刃。倘然真有猛虎,也可除此一方之害。咱们这个样儿怎样与虎斗呢?”说罢,脱去外面衣服,将搭包勒紧。赵虎也就扎缚就绪。各持了利刃。叫包旺火伴当在此等候。他二人上了山峰,来到松林之下,趁着夜色,赵虎大呼小叫道:“虎在那里?虎在那里?”左一刀,右一晃,混砍乱晃。忽见那儿树上跳下二人,咕噜噜的就往西飞跑。
  本来有二人在树上躲藏,远远见张赵二人奔入林中,手持利刃,口中乱嚷:“虎在那里?”又见明亮亮的钢刀,在月光之下一闪一闪,光辉冷促。这两个人惧怕,暗上钩较道:“莫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因而跳下树来,往西飞跑。张赵二人见了,紧紧追来。却见前面有破屋二间,墙垣坍毁,二人奔入屋内去了。张赵也随后追来。愣爷不论好歹,也就进了屋内,又无门窗户壁,四角俱空,那里有个人影。赵虎道:“怪呀!分明进了屋子,为何不见了呢?莫不是见了鬼咧?或者是甚么妖怪?荒谬绝伦!”东瞧西望,一步恰巧,忽听哗啷一声。蹲下身一摸,却是一个大铁环钉在木板上边。张龙也进屋内,觉得脚下咕咚咕咚的响,就有些疑问。忽听赵虎道:“有了,他藏在这下边呢。”张龙道:“贤弟怎样知道?”赵虎说:“我掀住铁环了。”张龙道:“贤弟千万莫揭此板。你就在此看守。我回到庙内将伴当等唤来,多拿火亮,岂不拿个稳妥的。”赵虎却耐心不得,道:“两个毛贼有甚么要紧。且自看看再做道理。”说罢,一提铁环,将板掀起,里边黑洞洞任什么看不见。用刀往下一打听,却是土基台阶。“哼!里边必有奇怪,待俺下去。”张龙道:“贤弟且慢!……”此话未完,赵虎已然下去。张龙生怕有失,也就跟将下去。谁知下面台阶狭隘,而且赵爷势猛,两脚收不住,咕噜噜竟自下去了。口内连说:“欠好,欠好!”里边的人早已备下绳子,见赵虎滚下来,那肯容情,两人伺候一个人,顿时捆了个健壮。张爷在上面听见赵虎连说:“欠好,欠好,”不知何以,一时不得主见,心内一慌,脚下一跐,也就溜下去了。里边二人早已等候,又把张爷捆缚起来。
  这且不言,再说包旺在庙内,自从张龙赵虎二人去后,他方细细问明伴当,本来还有蒋平,他三人是奉相爷之命前来访查韩二爷的。因问:“蒋爷现在那里?”伴当便说:“赵爷与蒋爷不睦,一路上把蒋爷欺压苦咧。到此还不愿同住。幸而蒋爷有涵容,全不计较;故此自己在和尚屋内住了。”包旺听了,心下理解。看比及天有三更,未见张赵回来,不由满腹狐疑,对伴当说:“你看已交深夜,张赵二位还不回来。其间恐有差池。莫若你等随我同见蒋爷去。”伴当也因夜深不得主见,即领了包旺来见蒋爷。
  此刻蒋爷已然休憩。忽传闻包旺来到,又听张赵二人捉虎未回,急速起来,细问一番,方知他二人初鼓已去。自思:“他二人此来,原是我在相爷跟前撺掇。现在他二人若有失闪,我却怎样复命呢?”忙忙捆绑伶便,背面插了三棱鹅眉刺,叮咛伴当等:“好生看守行李,千万禁绝去寻我等。”别了包旺,来至庙外,一纵身先步上顶峰峻岭,见月光洁白,山色晶亮,万籁无声,四围静谧。
  蒋爷侧耳留心,隐约闻得西北上犬声乱吠,必有村庄。急速下了山峰,按定方向奔去,果是小小村庄。自己蹑足潜踪,遮遮掩掩,留心细看。见一家门首站立二人,他却隐在一棵大树之后。忽见门开处,里边走出一人,道:“二位贤弟,夤夜到此何关?”只听那二人道:“小弟等在地窖子里拿了二人。问他却是开封府的校尉。我等听了不得主见,是放好,仍是不放好呢?故此特来请示大哥。”又听那人说:“哎呀!竟有这等事!那是断断放不得的。莫若你二人回去,将他等成果,急速回来。咱三人远走高飞,趁早儿脱离此地,要紧。”二人道:“既如此,大哥就归着行李,咱们先办了那宗事去。”说罢,回身竟奔东南。蒋泽长却暗暗跟从。二人慌紧张张的,竟奔破房而来。
  此刻蒋爷从背面拔出钢刺,见前面的已进破墙,他却紧赶一步,照着后头走的这一个人的肩窝便是一刺,往怀里一带。那人站不稳跌倒在地,一时挣扎不起。蒋爷却又窜入墙内,只听前面的问道:“外面甚么咕咚一响?……”话未说完,好蒋平!钢刺已到,躲不及,右胁上已然侧重。“嗳呀”一声,翻觔斗裁倒。四爷赶上一步,就势按倒,解他腰带,三环五扣的捆了一回。又到墙外,见那一人刚才起来,就要跑。真好泽长!赶上前踢倒,也就捆缚好了,将他一提说到破屋之内。
  事有恰巧,脚却扫着铁环。又听得空泛之中似有板盖,即用手提环,掀起木板,先将这个往下一扔。侧耳一听,只听咕噜咕噜的落在里边,摔的哎呀一声。蒋爷又听,无甚动态,方用钢刺试步而下。到了里边一看,却有一间屋子巨细,是一个瓮洞窖儿。那壁厢点着个灯挂子。再一看时,见张赵二人捆在那里。张龙羞见,却一言不发。赵虎却嚷道:“蒋四哥,你来得正好!快快救我二人呀!”蒋平却不睬他,把那人一提,用钢刺一指,问道:“你叫何名?共有几人?快说!”那人道:“小人叫刘豸,上面那个叫刘獬。刚才邓家洼那一个叫武安全,原是咱们三个。”蒋爷又问道:“昨夜你等假扮猛虎背去的人呢?放在那里?”那是武安全背去的,小人们不知。就知昨夜上他亲姊姊死了,咱们帮着抬埋的。”蒋平问明此事,只听那儿赵虎嚷道:“蒋四哥,小弟从此知道你是个好的了。咱们两个人没有拿住一个,你一个人拿住二名。四哥敢则真有本事,我老赵敬服你的。”蒋平就过来,将他二人放起。张赵二人谢了。蒋平道:“莫谢,莫谢。还得上邓家漥呢。二位老弟随我来。”三人出了地窖,又将刘獬提起,也扔在地窖之内。将板盖又压上一块石头。
  蒋平在前,张赵在后,来至邓家漥。蒋平指与门户。悄然说:“我先进去,然后二位老弟扣门。两下一挤,没他的跑儿。”说着,一纵身体,一股黑烟,进了墙头,连个声气也无。赵虎暗暗夸奖。张龙此刻在外叩门,只听里边应道:“来了。”门未开时,就问:“二位可将那二人成果了?”及至开门时,赵虎道:“成果了!”披胸便是一把,揪了个健壮。武安全刚要挣扎,只觉背面一人抓住头发,他那里还能支撑,立时缚住。三人又搜索一遍,连个人也无,惟有小小包裹放在那里。赵虎说:“甭管他,且拿他娘的。”蒋爷道:“问他三令郎现在何处。”武安全说:“已逃走了。”赵虎就要拿拳来打。蒋爷拦住,道:“贤弟,此处也不是审他的当地,先押着他走。”三人押定武安全到了破屋,又将刘豸刘獬从地窖里提出,往回里便走,来到松林之内,天已微明。却见张龙的伴当寻下山来,便叫他们好好押送。一起来到庙中,约了包旺,竟赴平县而来。
  谁知县尹已坐早堂,为宋乡宦失盗之案。因有主管宋升,声言窝主是学究方善先生,因有金镯为证,正在那里详细询问方善一案,忽见门上进来,禀道:“今有开封府包相爷差人到了。”县尹不知何事,一面叮咛:“快请。”一面先将方善收监。
  这儿才叮咛,已见四人到了前面。县官刚然站起,只听有一矮胖之人,说道:“好县官呀!你为一方之主,胆敢纵虎伤人,而且伤的是包相爷的侄男。我看你这纱帽,是要戴不牢的了。”县官听了发怔,却不理解此话,只得道:“众位既奉相爷钓谕前来,有话请坐下渐渐的讲。”叮咛:“看座。”坐了。包旺先将受命送令郎赴开封,路上怎样住宿,因步月怎样遇虎,将令郎背去的话,说了一遍。蒋爷又将擒获武安全刘豸刘獬的话,说了一遍;并言俱已解到。
  县官听得已将凶犯擒获,暗暗欢欣,马上叮咛:“带上堂来。”先问武安全藏三令郎于何处。武安全道:“只因那晚无心背了一个人来,回到邓家漥小人的姊姊家中。此人却是包相爷的三令郎包世荣。小人与他有杀兄之仇;因包相爷详细询问假令郎一案,将小人胞兄武吉利用狗头铡铡死。小人意欲将三令郎与胞兄祭灵。”赵虎听至此,站起来举手就要打,亏了蒋爷拦住。又听武安全道:“不想小人出去打酒买纸锞的时刻,小人姊姊就放三令郎逃走了。”赵爷听到此,又哈哈的大笑,道:“放得好,放得好!底下怎样样呢?”武安全道:“我姊姊叫我外甥邓九如找我,说三令郎逃走了。小人一闻此言,急急回家。谁知我姊姊竟自上了吊死咧。小人无法,烦人将我姊姊掩埋了。偏偏的我的外甥邓九如,他也就死了。”
  不知道怎样,下回分解。
引荐本书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符号书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回来目录
引荐阅览: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哈姆雷特 权利的游戏 人道的缺点 富爸爸穷爸爸 挪威的森林 爱丽丝梦游仙境 时刻简史 人生的才智 荆棘鸟
名著小说网以外国名著、世界名著、古典小说、前史名著为主,供给明清小说、经典小说以及经典小说的在线名著阅览和全集电子书免费txt下载的文学大全网站,欢迎广巨细说迷保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