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小说网 书本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保藏 符号书签 引荐朋友 加入保藏 繁體中文
挑选布景色彩:   挑选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第一百八回 兼六国混一舆图 号始皇树立郡县

话说王翦代李信为大将,率军六十万,声言伐楚。项燕守东冈以拒之,见秦兵很多,遣使驰报楚王,求添兵助将。楚王复起兵二十万,使将军景骐将之,以助项燕。

  却说王翦兵屯于天中山,连营十馀里,坚壁坚守,项燕日使人应战,终不出。项燕曰:“王翦老将,怯战固其宜也。”王翦休士洗沐,日椎牛设飨,亲与士卒同饮食,将吏感恩,愿为效能,屡次请战,辄以醇酒灌之。如此数月,士卒日间无事,惟投石超距为戏。按范蠡《兵书》:投石者,用石块重十二斤,立木为机发之,去三百步为胜,不及者为负;其有力者,能以手飞石,则多胜一筹。超距者,横木高七八尺,跳动而过,以此赌胜。王翦每日使各营军吏,默记其输赢,知其力之强弱。外益收敛为自守之状,不许武士以楚界樵采。取得楚人,以酒食劳之放还。对峙岁馀,项燕终不得一战,认为王翦名虽伐楚,实自保耳,遂不为战备。

  王翦忽一日,大享将士,言:“今天与诸君破楚。”将士皆磨拳擦掌,抢先英勇。乃选勇猛有力者,约二万人,谓之勇士,别为一军,为冲击。而分军数道,叮咛楚军一败,各自分头略地。项燕不料王翦猝至,慌乱出战。勇士蓄力多时,不堪技痒,大喊陷阵,一人足敌百人。楚兵大北,屈定战死。项燕与景骐,率败兵东走,翦乘胜追逐,再战于永安城,复大北之。遂攻下西陵,荆襄大震。王翦使蒙武分军一半,屯于鄂渚,传檄湖南各郡,宣告秦王威德。自率大军,径趋淮南,直捣寿春;一面遣人往咸阳报捷。项燕往淮上募兵未回,王翦乘虚急攻,城遂破。景骐自刎于城楼,楚王负刍被虏。秦王政发驾亲至樊口受俘,责负刍以弑君之罪,废为庶人。命王翦合兵鄂渚,以收荆襄,所以湖湘一带郡县,望风惊溃。

  再说项燕募得二万五千人,来至徐城,适遇楚王之同母弟昌平君避祸奔来,言:“寿春已破,楚王掳去,不知死活。”项燕曰:“吴越有长江为限,当地千馀里,尚可立国。”乃率其众渡江,奉昌平君为楚王,居于兰陵,缮兵城守。

  再说王翦已定淮北、淮南之地,谒秦王于鄂渚。秦王夸奖其功,然后言曰:“项燕又立楚王于江南,怎么办?”王翦曰:“楚之局势,在于江、淮。今全淮皆为吾有,彼残喘仅存,大兵至,即就缚耳。何足虑哉。”秦王曰:“王将军年虽老,志何壮也!”明日,秦王驾回咸阳,仍留王翦兵,使平江南。

  王翦令蒙武造船于鹦鹉洲。踰年船成,顺流而下,守江军士不能御,秦兵遂登陆。留兵十万屯黄山,以断江口。大军自朱方进围兰陵,四面列营,军声震天。凡夫椒山、君山、荆南山诸处,兵皆布满,以绝越中救兵。项燕悉城中兵,战于城下。初合,秦兵稍却。王翦驱勇士分为左右二队,各持短兵,大喊闯入其阵。蒙武手斩裨将一人,复生擒一人。秦兵勇气十倍。项燕复大北,奔入城中,筑门坚守。王翦用云梯仰攻,项燕用火箭射之,烧其梯。蒙武曰:“项燕釜中之鱼也。若筑垒与城齐,周攻击急,我众彼寡,守备不周,纷歧月,其城必破。”王翦从其计,攻城愈急。昌平君亲身巡城,为流矢所中,军士扶回行宫,夜半身死。项燕泣曰:“吾所以偷生在此,为芈氏一脉未绝也。今天尚何望乎?”乃仰天长号者三,引剑自刎而死。城中大乱,秦兵遂登城启门,王翦整军而入,抚定居民。遂率大军南下,至于锡山,军士埋锅造饭,掘地得古碑,上刻有十二字云:

  有锡兵,全国争;无锡宁,全国清。

  王翦召土人问之,言:“此山乃惠山之东峰,自周平王东迁于雒,此山遂产铅锡,因名锡山。四十年来,取用不竭。近来出产渐少。此碑亦不知何人所造。”王翦叹曰:“此碑出露,全国从此渐宁矣!岂非古人先窥其定数,故埋碑以示后乎?往后当名此地为无锡。”──今无锡县名,实始于此。王翦兵过姑苏,守臣以城降。遂渡浙江,略定越地。越王后代,自越亡往后,散处甬江露台之间,依海而居,自称君长,不相统属。至是,闻秦王威德,悉来纳降。王翦收其舆图户口,飞报秦王,并定豫章之地,立九江、会稽二郡。楚回禄之祀遂绝。──此秦王政二十四年事也。

  按楚自周桓王十六年,武王熊通,始强壮称王,自此岁岁并吞小国,五传至庄王旅始称雄,又五传至昭王珍,几为吴灭,又六传至威王商,兼有吴、越,所以江、淮尽归于楚,几占全国之半,怀王槐委任奸臣靳尚,见欺于秦,始渐虚弱,又五传至负刍,而国并于秦。史臣有赞云:

  鬻熊之嗣,肇封于楚。通王旅霸,大开南土。 

  子围篡嫡,商臣弑父。天祸未悔,凭奸自怙。 

  昭困奔亡,怀迫囚苦,襄烈遂衰,负刍为虏。

  王翦灭楚,出师回咸阳,秦王赐黄金千镒,翦告老,仍归频阳。秦王乃拜其子王贲为大将,攻燕王于辽东。秦王命之曰:“将军若平辽东,乘破竹之势,便可收代,无烦再举。”王贲兵渡鸭绿江,围平壤城,破之,虏燕王喜,送入咸阳,废为庶人。

  按燕自召公肇封,九世至惠侯,而周厉王奔彘,八传至庄公,而齐桓公伐山戎,为燕辟地五百里,燕始强壮,又十九传至文公,而苏秦说以“合从”之术,其子易王始称王,列于七国,易王传哙,为齐所灭,哙子昭王复国,又四传至喜而国亡。史臣有赞云:

  召伯治陕,甘棠怀德。易王僭号,齿于六国。 

  哙以懦亡,平以强获。一谋不就,辽东并失。

  传四十三,年八九伯。姬姓后亡,召公之泽。

  王贲既灭燕,遂移师西攻代。代王嘉兵败,欲走匈奴,贲追及于猫儿庄,擒而囚之。嘉自杀。尽得云中、雁门之地。──此秦王政二十五年事。按赵自造父仕周,世为周大夫。幽王无道,叔带奔晋,事晋文侯,始建赵氏。五世至赵夙,事献公,再传至赵衰,事文公,衰子盾事襄、成、景三公,晋主霸,赵氏世为霸佐。盾子朔中绝,朔子武复立。又二传至简子鞅,鞅传襄子毋卹,与韩、魏三分晋国,毋卹传其侄桓子浣,浣传子籍,始称侯,谥烈,六传至武灵王而胡服,又四传至王迁被虏,而令郎嘉自立为代王,守赵祀,嘉王代六年而国灭。自此六国遂亡其五,惟齐尚在。史臣有赞云:

  赵氏之世,与秦同祖。周穆平徐,乃封造父。 

  带始事晋,夙初有土。武世晋卿,籍为赵主。 

  胡服虽强,内争外侮。颇牧不必,王迁囚虏。云中六载,馀焰一吐。

  王贲捷书至咸阳,秦王大喜,赐王贲手书,略曰:

  将军一出而平燕及代,奔跑二千馀里,方之乃父,积德行善无量,平起平坐。尽管,自燕而齐,归途南北便道也。齐在,比如人身尚缺一臂,愿以将军之馀威,震电及之。将军父子,功于秦无两!

  王贲得书,遂引兵取燕山,望河间一路南行。

  却说齐王建听相国后胜之言,不救韩、魏,每灭一国,反遣使入秦称贺。秦复以黄金厚赂使者,使者归,备述秦王相待之厚,齐王认为和洽可恃,不修战备。及闻五国尽灭,王建内不自安,与后胜协商,始出兵守其西界,以防秦兵掩袭。却不防范王贲兵过吴桥,直犯济南。齐自王建即位,四十四年,不被兵革,上下安于无事,从不曾演习武艺。何况秦兵强暴,素闻传说,今天数十万之众,如泰山般压将下来,怎么不怕,何人敢与他抵对?王贲由历下、淄川,径犯临淄,所过长驱直捣,如入无人之境。临淄城中,大众乱奔乱窜,城门不守。后胜束手无计,只得劝王建迎降。王贲兵不血刃,两月之间,尽得山东之地。秦王闻捷,传令曰:“齐王建用后胜计,绝秦使,欲为乱,今幸将士用命,齐国就灭。本当君臣俱戮,念建四十馀年恭顺之情,免其诛死,可与妻子迁于共城,有司日给斗粟,毕其馀生。后胜就本处斩首。”王贲授命诛后胜,遣吏卒押解王建,安顿共城。惟茅屋数间,在太行山下,四围皆松柏,绝无居人,宫眷尽管离散,犹数十口,只斗粟不足,有司又不时给。王建止一子,尚幼,中夜啼饥,建凄然起坐,闻风吹松柏之声,想起:“在临淄时,多么富有!今误听奸臣后胜,至于亡国,饥饿穷山,悔之何及!”遂泣下不止,不数日而卒。宫人俱逃,其子不知所终。传言谓王建因饿而死,齐人闻而哀之,由于歌曰:

  松耶柏耶?饥不可为餐。谁使建极耶?嗟任人之匪端!

  后人传此为“松柏之歌”,盖咎后胜之误国也。

  按齐鼻祖陈定,乃陈厉公佗之子,于周庄王十五年,流亡奔齐,遂仕齐,讳陈为田氏。数传至田桓子无宇,又再传至僖子乞,以厚施得民心,田氏日强,乞子恒弑齐君,又三传至太公和,遂篡齐称侯,又三传至威王而益强,称王号,又四传至王建而国亡矣。史臣有赞云:

  陈完流亡,奔于太姜。物莫两盛,妫替田昌。 

  和始擅命,威遂称王。孟尝延客,田单救亡。 

  相成功贿,认贼为祥。哀哉王建,松柏苍苍。

  时秦王政之二十六年也。

  时六国悉并于秦,全国一统。秦王以六国曾并称王号,其名不尊;欲改称帝,昔年亦曾有东西二帝之议,不足以传后世,威四夷;乃采上古君号,惟三皇五帝,积德行善在三王之上,惟秦德兼三皇,功迈五帝,遂兼二声称“皇帝”。追尊其父庄襄王为太上皇。又认为周公作谥法,子得议父,臣得议君,为非礼;往后除谥法不必:“朕为始皇帝,后世以数计之,二世,三世,以至于百千万世,传之无量。”皇帝自称曰“朕”;臣下奏事称“陛下”。召良工琢和氏之璧为传国玺,其文曰:“授命于天,既寿永昌。”又推终始五德之传,认为周得火德,惟水能救活,秦应水德之运,衣服旗帜皆尚黑。水数六,故器物尺度,俱用六数。以十月朔为正月,朝贺皆所以月。“正”“政”音同,皇帝御讳不可犯,改“正”字音为“征”。征者,非吉利之事,然出自始皇之意,人不敢言。

  尉缭见始皇意气盈满,纷更不休,私叹曰:“秦虽得全国,而元气衰矣!其能永乎?”与弟子王敖一夕遁去,不知所往。始皇问群臣曰:“尉缭弃朕而去,何也?”群臣皆曰:“尉缭佐陛下定四海,功最大,亦望裂土分封,如周之太公周公。今陛下尊号已定,而论功之典不可,彼失落,是以去耳。”始皇曰:“周室分茅之制,尚可行乎?”群臣皆曰:“燕、齐、楚、代,地远难周,不置王无以镇之。”李斯议曰:“周封国数百,同姓为多,这以后后代,自相争杀无已。今陛下混一国内,皆为郡县,虽有功臣,厚其禄俸,无尺土一民之擅,绝兵革之原,岂非久安长治之术哉?”始皇从其议,乃分全国为三十六郡。那三十六郡:

  内史郡 汉中郡 北地郡 陇西郡 

  上郡  太原郡 河东郡 上党郡 

  云中郡 雁门郡 代郡  三川郡

  邯郸郡 南阳郡 颍川郡 齐郡(即琅琊郡) 

  薛郡(即泗水郡) 东郡  辽西郡 辽东郡 

  上谷郡 渔阳郡 钜鹿郡 右北平郡 

  九江郡 会稽郡 鄣郡闽 中郡 

  南海郡 象郡  桂林郡 巴郡 

  蜀郡  黔中郡 南郡  长沙郡

  是时北边有胡患,故渔阳、上谷等郡,辖地最少,设戍镇守。南边水乡安靖,故九江、会稽等郡,辖地最多。皆出李斯调度。每郡置守尉一人,监御史一人。收全国甲兵,聚于咸阳,销之,铸金人十二,每人重千石,置宫庭中,以应“临洮长人”之瑞。徙全国豪富于咸阳,共二十万户。又于咸阳北坂,仿六国宫室,缔造离宫六所。又作阿房之宫。进李斯为丞相,赵高为郎中令。诸将帅有功者,如王贲、蒙武等,各封万户,其他或数千户,俱准其所入之赋,官为给之。所以焚书坑儒,游巡无度,筑“万里长城”以拒胡,大众嗷嗷,不得聊生。及二世,凶狠更甚,而陈胜、吴广之徒,群起而亡之矣。史臣有《列国歌》曰:

  东迁强国齐郑最,荆楚渐横开桓文, 

  楚庄宋襄和秦穆,迭为王霸得专征。 

  晋襄景悼称世霸,平哀齐景思代兴。 

  晋楚两衰吴越进,阖闾勾践何纵横? 

  春秋诸国难尽数,几派源流略可寻。 

  鲁卫晋燕曹郑蔡,与吴姬姓同宗盟。 

  齐由吕尚宋商裔,禹后杞越颛顼荆。 

  秦亦顼裔陈祖舜,许始太岳各有生。 

  及交战国七雄起,韩赵魏氏晋三分。 

  魏与韩皆周同姓,赵先造父同嬴秦。 

  齐吕改田即陈后,黄歇代楚熊暗倾。 

  宋亡于齐鲁入楚,吴越交胜总之荆。 

  周鼎既迁合从散,六国相随渐属秦。

  髯仙读《列国志》,有诗云:

  卜世尽管八百年,半由人事半由天。 

  连绵过历缘忠厚,陵替随波为倒颠。 

  六国媚秦甘北面,二周失祀恨东迁。 

  总观千古兴亡局,尽在朝顶用佞贤。
东周列国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符号书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回来目录
引荐阅览: 权利的游戏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哈姆雷特 爱丽丝梦游仙境 时刻简史 围城 人道的缺点 百年孤独 茶花女 挪威的森林
名著小说网以外国名著、世界名著、古典小说、前史名著为主,供给明清小说、经典小说以及经典小说的在线名著阅览和全集电子书免费txt下载的文学大全网站,欢迎广阔小说迷保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