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小说网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收藏 标记书签 推荐朋友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第八十五回 乐羊子怒餟中山羹 西门豹乔送河伯妇

话说赵无恤被豫让三击其衣,连打三个寒噤,豫让死后,无恤视衣砍处,皆有血迹,自此患病,踰年不痊。无恤生有五子,因其兄伯鲁为己而废,欲以伯鲁之子周为嗣,而周先死,乃立周之子浣为世子。无恤临终,谓世子赵浣曰:“三卿灭智氏,地土宽饶,百姓悦服。宜乘此时,约韩、魏三分晋国,各立庙社,传之子孙。若迟疑数载,晋或出英主,揽权勤政,收拾民心,则赵氏之祀不保矣。”言讫而瞑。赵浣治丧已毕,即以遗言告于韩虎。时周考王之四年,晋哀公薨,子柳立,是为幽公。韩虎与魏、赵合谋,只以绛州、曲沃二邑,为幽公俸食,馀地皆三分入于三家,号曰三晋。幽公微弱,反往三家朝见,君臣之分倒置矣。

  再说齐相国田盘,闻三晋尽分公家之地,亦使其兄弟宗人,尽为齐都邑大夫,遣使致贺于三晋,与之通好。自是列国交际,田、赵、韩、魏四家,自出名往来,齐、晋之君,拱手如木偶而已。时周考王封其弟揭于河南王城,以续周公之官职。揭少子班,别封于巩。因巩在王城之东,号曰东周公,而称河南曰西周公,此东西二周之始。考王薨,子午立,是为威烈王。威烈王之世,赵浣卒,子赵籍代立。而韩虔嗣韩,魏斯嗣魏,田和嗣田,四家相结益深,约定彼此互相推援,共成大事。

  威烈王二十三年,有雷电击周之九鼎,鼎俱摇动。三晋之君,闻此私议曰:“九鼎乃三代传国之重器,今忽震动,周运其将终矣。吾等立国已久,未正名号,乘此王室衰微之际,各遣使请命于周王,求为诸侯,彼畏吾之强,不敢不许。如此,则名正言顺,有富贵之实,而无篡夺之名,岂不美哉?”于是各遣心腹之使,魏遣田文,赵遣公仲连,韩遣侠累,各赍金帛及土产之物,贡献于威烈王,乞其册命。威烈王问于使者曰:“晋地皆入于三家乎?”魏使田文对曰:“晋失其政,外离内叛,三家自以兵力征讨叛臣,而有其地,非攘之于公家也。”威烈王又曰:“三晋既欲为诸侯,何不自立?乃复告于朕乎?”赵使公仲连对曰:“以三晋累世之强,自立诚有馀,所以必欲禀命者,不敢忘天子之尊耳。王若册封三晋之君,俾世笃忠贞,为周藩屏,于王室何不利焉?”威烈王大悦,即命内史作策命,赐籍为赵侯,虔为韩侯,斯为魏侯,各赐黼冕圭璧全副。田文等回报,于是赵、韩、魏三家,各以王命宣布国中。赵都中牟,韩都平阳,魏都安邑,立宗庙社稷。复遣使遍告列国,列国亦多致贺。惟秦国自弃晋附楚之后,不通中国,中国亦以夷狄待之,故独不遣贺。未几,三家废晋靖公为庶人,迁于纯留,而复分其馀地。晋自唐叔传至靖公,凡二十九世,其祀遂绝。髯翁有诗叹云:

  六卿归四四归三,南面称侯自不惭; 

  利器莫教轻授柄,许多昏主导奸贪。

  又有诗讥周王不当从三晋之命,导人叛逆。诗云:

  王室单微似赘瘤,怎禁三晋不称侯? 

  若无册命终成窃,只怪三侯不怪周。

  却说三晋之中,惟魏文侯斯最贤,能虚心下士。时孔子高弟卜商,字子夏,教授于西河,文侯从之受经。魏成荐田子方之贤,文侯与之为友。成又言:“西河人段干木,有德行,隐居不仕。”文侯即命驾车往见。干木闻车驾至门,乃踰后垣而避之。文侯叹曰:“高士也!”遂留西河一月,日日造门请见,将近其庐,即凭轼起立,不敢倨坐。干木知其诚,不得已而见之。文侯以安车载归,与田子方同为上卿。四方贤士,闻风来归。又有李克、翟璜、田文、任座一班谋士,济济在朝,当时人才之盛,无出魏右。秦人屡次欲加兵于魏,畏其多贤,为之寝兵。文侯尝与虞人期定午时,猎于郊外。其日早朝,值天雨,寒甚,赐群臣酒,君臣各饮,方在浃洽之际,文侯问左右曰:“时及午乎?”答曰:“时午矣。”文侯遽命撤酒,促舆人速速驾车适野。左右曰:“雨,不可猎矣,何必虚此一出乎?”文侯曰:“吾与虞人有约,彼必相候于郊,虽不猎,敢不亲往以践约哉?”国人见文侯冒雨而出,咸以为怪,及闻赴虞人之约,皆相顾语曰:“我君之不失信于人如此。”于是凡有政教,朝令夕行,无敢违者。

  却说晋之东,有国名中山,姬姓,子爵,乃白狄之别种,亦号鲜虞。自晋昭公之世,叛服不常,屡次征讨,赵简子率师围之,始请和,奉朝贡。及三晋分国,无所专属。中山子姬窟,好为长夜之饮,以日为夜,以夜为日,疏远大臣,狎昵群小,黎民失业,灾异屡见。文侯谋欲伐之。魏成进曰:“中山西近赵,而南远于魏,若攻而得之,未易守也。”文侯曰:“若赵得中山,则北方之势愈重矣。”翟璜奏曰:“臣举一人,姓乐名羊,本国谷邱人也。此人文武全才,可充大将之任。”文侯曰:“何以见之?”翟璜对曰:“乐羊尝行路,得遗金,取之以归,其妻唾之曰:‘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此金不知来历,奈何取之,以污素行乎?’乐羊感妻之言,乃抛金于野,别其妻而出,游学于鲁、卫。过一年来归,其妻方织机,问夫:‘所学成否?’乐羊曰:‘尚未也。’妻取刀断其机丝。乐羊惊问其故。妻曰:‘学成而后可行,犹帛成而后可服。今子学尚未成,中道而归,何异于此机之断乎?’乐羊感悟,复往就学,七年不返。今此人见在本国,高自期许,不屑小仕,何不用之?”文侯即命翟璜以辂车召乐羊,左右阻之曰:“臣闻乐羊长子乐舒,见仕中山,岂可任哉?”翟璜曰:“乐羊,功名之士也。子在中山,曾为其君招乐羊,羊以中山君无道不往。主公若寄以斧钺之任,何患不能成功乎?”文侯从之。乐羊随翟璜入朝见文侯,文侯曰:“寡人欲以中山之事相委,奈卿子在彼国何?”乐羊曰:“丈夫建功立业,各为其主,岂以私情废公事哉?臣若不能破灭中山,甘当军令!”文侯大喜曰:“子能自信,寡人无不信子。”遂拜为元帅,使西门豹为先锋,率兵五万,往伐中山。

  姬窟遣大将鼓须,屯兵楸山,以拒魏师。乐羊屯兵于文山。相持月馀,未分胜负。乐羊谓西门豹曰:“吾在主公面前,任军令状而来,今出兵月馀,未有寸功,岂不自愧!吾视楸山多楸树,诚得一胆勇之士,潜师而往,纵火焚林,彼兵必乱,乱而乘之,无不胜矣。”西门豹愿往。其时八月中秋,中山子姬窟,遣使赍羊酒到楸山,以劳鼓须。鼓须对月畅饮,乐而忘怀。约至三更,西门豹率兵壮衔枚突至,每人各持长炬一根,俱枯枝扎成,内灌有引火药物,四下将楸木焚烧。鼓须见军中火起,延及营寨,带醉率军士救火,只见咇咇哱哱,遍山皆着,没救一头处。军中大乱。鼓须知前营有魏兵,急往山后奔走。正遇乐羊亲自引兵从山后袭来,中山兵大败,鼓须死战得脱。奔至白羊关,魏兵紧追在后,鼓须弃关而走。乐羊长驱直入,所向皆破。

  鼓须引败兵见姬窟,言乐羊勇智难敌。须臾,乐羊引兵围了中山,姬窟大怒。大夫公孙焦进曰:“乐羊者,乐舒之父,舒仕于本国。君令舒于城上说退父兵,此为上策。”姬窟依计,谓乐舒曰:“尔父为魏将攻城,如说得退兵,当封汝大邑。”乐舒曰:“臣父前不肯仕中山,而仕于魏,今各为其主,岂臣说之可行哉?”姬窟强之。乐舒不得已,只得登城大呼,请其父相见。乐羊披挂登于轈车,一见乐舒,不等开口,遽责曰:“君子不居危国,不事乱朝。汝贪于富贵,不识去就。吾奉君命吊民伐罪,可劝汝君速降,尚可相见。”乐舒曰:“降不降在君,非男所得专也。但求父暂缓其攻,容我君臣从容计议。”乐羊曰:“吾且休兵一月,以全父子之情。汝君臣可早早定议,勿误大事。”乐羊果然出令,只教软困,不去攻城。姬窟恃着乐羊爱子之心,决不急攻,且图延缓,全无主意。过了一月,乐羊使人讨取降信。姬窟又叫乐舒求宽,乐羊又宽一月。如此三次,西门豹进曰:“元帅不欲下中山乎?何以久而不攻也?”乐羊曰:“中山君不恤百姓,吾故伐之。若攻之太急,伤民益甚。吾之三从其请,不独为父子之情,亦所以收民心也。”

  却说魏文侯左右见乐羊新进,骤得大用,俱有不平之意。及闻其三次辍攻,遂谮于文侯曰:“乐羊乘屡胜之威,势如破竹,特因乐舒一语,三月不攻,父子情深,亦可知矣。主公若不召回,恐劳师费财,无益于事。”文侯不应,问于翟璜。璜曰:“此必有计,主公勿疑。”自此群臣纷纷上书,有言中山将分国之半与乐羊者,有言乐羊谋与中山,共攻魏国者,文侯俱封置箧内。但时时遣使劳苦,预为治府第于都中,以待其归。

  乐羊心甚感激,见中山不降,遂率将士尽力攻击。中山城坚厚,且积粮甚多,鼓须与公孙焦昼夜巡警,拆城中木石,为捍御之备,攻至数月,尚不能破。恼得乐羊性起,与西门豹亲立于矢石之下,督令四门急攻。鼓须方指挥军士,脑门中箭而死。城中房屋墙垣,渐已拆尽。公孙焦言于姬窟曰:“事已急矣!今日止有一计,可退魏兵。”窟问:“何计?”公孙焦曰:“乐舒三次求宽,羊俱听之,足见其爱子之情矣。今攻击至急,可将乐舒绑缚,置于高竿,若不退师,当杀其子,使乐舒哀呼乞命,乐羊之攻,必然又缓。”姬窟从其言。乐舒在高竿上,大呼:“父亲救命!”乐羊见之,大骂曰:“不肖子!汝仕于人国,上不能出奇运策,使其主有战胜之功;下不能见危委命,使君决行成之计;尚敢如含乳小儿,以哀号乞怜乎?”言毕,架弓搭矢,欲射乐舒。舒叫苦下城,见姬窟曰:“吾父志在为国,不念父子之情。主公自谋战守,臣请死于君前,以明不能退兵之罪。”公孙焦曰:“其父攻城,其子不能无罪,合当赐死。”姬窟曰:“非乐舒之过也。”公孙焦曰:“乐舒死,臣便有退兵之计。”姬窟遂以剑授舒,舒自刭而亡。公孙焦曰:“人情莫亲于父子,今将乐舒烹羹以遗乐羊,羊见羹必然不忍,乘其哀泣之际,无心攻战,主公引一军杀出,大战一场,幸而得胜,再作计较。”姬窟不得已而从之。命将乐舒之肉烹羹,并其首送于乐羊曰:“寡君以小将军不能退师,已杀而烹之,谨献其羹。小将军尚有妻孥,元帅若再攻城,即当尽行诛戮。”乐羊认得是其子首,大骂曰:“不肖子!事无道昏君,固宜取死。”即取羹对使者食之,尽一器。谓使者曰:“蒙汝君馈羹,破城日面谢。吾军中亦有鼎镬,以待汝君也。”使者还报。姬窟见乐羊全无痛子之心,攻城愈急,恐城破见辱,遂入后宫自缢。公孙焦开门出降,乐羊数其谗谄败国之罪,斩之。抚慰居民已毕,留兵五千,使西门豹居守。尽收中山府藏宝玉,班师回魏。

  魏文侯闻乐羊成功,亲自出城迎劳曰:“将军为国丧子,实孤之过也。”乐羊顿首曰:“臣义不敢顾私情,以负主公斧钺之寄。”乐羊朝见毕,呈上中山地图,及宝货之数。群臣称贺。文侯设宴于内台之上,亲捧觞以赐乐羊。羊受觞饮之,足高气扬,大有矜功之色。宴毕,文侯命左右挈二箧,封识甚固,送乐羊归第。左右将二箧交割,乐羊想道:“箧内必是珍珠金玉之类。主公恐群臣相妒,故封识赠我。”命家人抬进中堂,启箧视之,俱是群臣奏本,本内尽说乐羊反叛之事。乐羊大惊曰:“原来朝中如此造谤!若非吾君相信之深,不为所惑,怎得成功?”次日,入朝谢恩,文侯议加上赏。乐羊再拜辞曰:“中山之灭,全赖主公力持于内。臣在外稍效犬马,何力之有?”文侯曰:“非寡人不能任卿,非卿亦不能副寡人之任也。然将军劳矣,盍就封安食乎?”即以灵寿封羊,称为灵寿君,罢其兵权。翟璜进曰:“君既知乐羊之能,奈何不使将兵备边,而纵其安闲乎?”文侯笑而不答。璜出朝以问李克,克曰:“乐羊不爱其子,况他人哉?此管仲所以疑易牙也。”翟璜乃悟。文侯思中山地远,必得亲信之人为守,乃保无虞。乃使其世子击为中山君。

  击受命而出,遇田子方乘敝车而来。击慌忙下车,拱立道旁致敬。田子方驱车直过,傲然不顾。击心怀不平,乃使人牵其车索,上前曰:“击有问于子,富贵者骄人乎?贫贱者骄人乎?”子方笑曰:“自古以来,只有贫贱骄人,那有富贵骄人之理?国君而骄人,则不保社稷,大夫而骄人,则不保宗庙。楚灵王以骄亡其国,智伯瑶以骄亡其家,富贵之不足恃明矣。若夫贫贱之士,食不过藜藿,衣不过布褐,无求于人,无欲于世,惟好士之主,自乐而就之,言听计合,勉为之留。不然,则浩然长往,谁能禁焉?武王能诛万乘之纣,而不能屈首阳之二士,盖贫贱之足贵如此。”太子击大惭,谢罪而去。文侯闻子方不屈于世子,益加敬礼。

  时邺都缺守,翟璜曰:“邺介于上党邯郸之间,与韩、赵为邻,必得强明之士以守之,非西门豹不可。”文侯即用西门豹为邺都守。豹至邺城,见闾里萧条,人民稀少,召父老至前,问其所苦。父老皆曰:“苦为河伯娶妇。”豹曰:“怪事,怪事!河伯如何娶妇?汝为我详言之。”父老曰:“漳水自沾岭而来,由沙城而东,经于邺,为漳河。河伯即清漳之神也。其神好美妇,岁纳一夫人。若择妇嫁之,常保年丰岁稔,雨水调均。不然,神怒,致水波泛溢,漂溺人家。”豹曰:“此事谁人倡始?”父老曰:“此邑之巫觋所言也。俗畏水患,不敢不从。每年里豪及廷掾,与巫觋共计,赋民钱数百万,用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之费,其馀则共分用之。”豹问曰:“百姓任其瓜分,宁无一言乎?”父老曰:“巫觋主祝祷之事,三老廷掾有科敛奔走之劳,分用公费,固所甘心。更有至苦,当春初布种,巫觋遍访人家女子,有几分颜色者,即云‘此女当为河伯夫人。’不愿者,多将财帛买免,别觅他女。有贫民不能买免,只得将女与之。巫觋治斋宫于河上,绛帷床席,铺设一新,将此女沐浴更衣,居于斋宫之内。卜一吉日,编苇为舟,使女登之,浮于河,流数十里乃灭。人家苦此烦费;又有爱女者,恐为河伯所娶,携女远窜,所以城中益空。”豹曰:“汝邑曾受漂溺之患否?”父老曰:“赖岁岁娶妇,不曾触河神之怒,但漂溺虽免,奈本邑土高路远,河水难达,每逢岁旱,又有干枯之患。”豹曰:“神既有灵,当嫁女时,吾亦欲往送,当为汝祷之。”

  及期,父老果然来禀。西门豹具衣冠亲往河上。凡邑中官属,三老、豪户、里长、父老,莫不毕集。百姓远近皆会,聚观者数千人。三老、里长等,引大巫来见,其貌甚倨。豹观之,乃一老女子也。小巫女弟子二十馀人,衣裳楚楚,悉持巾栉、炉香之类,随侍其后。豹曰:“劳苦大巫,烦呼河伯妇来,我欲视之。”老巫顾弟子使唤至。豹视女子,鲜衣素袜,颜色中等。豹谓巫妪及三老众人曰:“河伯贵神,女必有殊色,方才相称。此女不佳,烦大巫为我入报河伯,但传太守之语:‘更当别求好女,于后日送之。’”即使吏卒数人,共抱老巫,投之于河,左右莫不惊骇失色。豹静立俟之,良久曰:“妪年老不干事,去河中许久,尚不回话,弟子为我催之。”复使吏卒抱弟子一人,投于河中。少顷,又曰:“弟子去何久也?”复使弟子一人催之。又嫌其迟,更投一人。凡投弟子三人,入水即没。豹曰:“是皆女子之流,传语不明,烦三老入河,明白言之。”三老方欲辞。豹喝:“快去,即取回覆。”吏卒左牵右拽,不由分说,又推河中,逐波而去。旁观者皆为吐舌。豹簪笔鞠躬,向河恭敬以待。约莫又一个时辰,豹曰:“三老年高,亦复不济。须得廷掾、豪长者往告。”那廷掾、里豪,吓得面如土色,流汗浃背,一齐皆叩头求哀,流血满面,坚不肯起。西门豹曰:“且俟须臾。”众人战战兢兢,又过一刻,西门豹曰:“河水滔滔,去而不返,河伯安在?枉杀民间女子,汝曹罪当偿命!”众人复叩头谢曰:“从来都被巫妪所欺,非某等之罪也。”豹曰:“巫妪已死,今后再有言河伯娶妇者,即令其人为媒,往报河伯。”于是廷掾、里豪、三老,干没财赋,悉追出散还民间。又使父老即于百姓中,询其年长无妻者,以女弟子嫁之,巫风遂绝。百姓逃避者,复还乡里。有诗为证:

  河伯何曾见娶妻?愚民无识被巫欺; 

  一从贤令除疑网,女子安眠不受亏。

  豹又相度地形,视漳水可通处,发民凿渠,各十二处,引漳水入渠,既杀河势,又腹内田亩,得渠水浸灌,无旱干之患,禾稼倍收,百姓乐业。今临漳县有西门渠,即豹所凿也。文侯谓翟璜曰:“寡人听子之言,使乐羊伐中山,使西门豹治邺,皆胜其任,寡人赖之。今西河在魏西鄙,为秦人犯魏之道,卿思何人可以为守?”翟璜沉思半晌,答曰:“臣举一人,姓吴名起,此人大有将才,今自鲁奔魏,主公速召而用之,若迟,则又他适矣。”文侯曰:“起非杀妻以求为鲁将者乎?闻此人贪财好色,性复残忍,岂可托以重任哉?”翟璜曰:“臣所举者,取其能为君成一日之功,若素行不足计也。”文侯曰:“试为寡人召之。”

  不知吴起如何在魏立功,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本书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哈姆雷特 权力的游戏 人性的弱点 富爸爸穷爸爸 777.com 爱丽丝梦游仙境 时间简史 人生的智慧 荆棘鸟
名著小说网以外国名著、世界名著、古典小说、历史名著为主,提供明清小说、经典小说以及经典小说的在线名著阅读和全集电子书免费txt下载的文学大全网站,欢迎广大小说迷收藏本站。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真钱的棋牌游戏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nba英文官网 嘉年华官网 皇冠备用 火箭队官网 中国人论坛 bet 单双公式 博彩资讯网 w88优德 港京印刷图库 澳门足球盘 球盘 娱乐场 联众网站 沙龙365 7080棋牌游戏 真钱 澳门回归日期 大众娱乐网 卡宾官方旗舰店 mg电子 全亚洲首选288x nba即时比分 本港 中国足彩竞猜网 斗地主规则 七星彩论坛图规 网上赌博 单双规律 沈泳 华夏娱乐网 明升备用网址 梦网书城 盈禾国际 明升体育 博狗沃鑫 卡宾官方旗舰 信誉赌场 球探比分网 竞彩论坛空间 三亚娱乐 soutec 北京福利彩票 澳门彩票公司 北京pk10 凤凰 纸牌小游戏 皇冠现金代理 银河国际亚洲首选288x 三六八高手论坛 空中城市 赌球心得 188比分 让球规则 三星娱乐城 诺贝尔娱乐城 今天有nba直播吗 5060全讯网 新世纪 久乐娱乐场 世界杯盘口 易胜博 麻将单机版 华人娱乐总站 财神爷心水论坛 巴特 澳门百利宫 明升 红姐统一主图库 九龙老牌图库 打牌 娱乐王子 娱乐真人 亚豪平台 真人娱乐 飞禽走兽老虎机 188bet下载 博发娱乐城 北单 陈怀生 比分188 百万图库 老挝赌博 pc蛋蛋注册 天上人间娱乐 红姐统一图库 产业新闻网 葡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