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小说网 书本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保藏 符号书签 引荐朋友 加入保藏 繁體中文
挑选布景色彩:   挑选字体巨细: font1 font2 font3

怀玉举家上太行

  次日文广升厅坐定,四子一齐跪下禀曰:“告爹爹得知,可恨张茂排陷吾家,今夜儿等要把他家满门老幼尽行诛之。”文广喝曰:“方受皇恩,荣耀满朝莫敌。若干此等事,王法无情,岂相饶乎。那时莫说恩荣,免死亦难,决不可为。”公平等诺诺而退。

  怀玉曰:“三位哥哥在上,此事只宜暗暗行之,莫使爹爹知道。”所以协商已定,直至元丰二年,端阳之夜,怀玉等将黑搽脸,扮作强者,打入张茂府去,将家族尽皆杀之,止走了范夫人。范夫人次日进奏神宗,神宗大惊,命殿前检核卞之勇满城搜拿,捕捉十日,不见些儿踪迹。范夫人复奏神宗,神宗问群臣:“今捕拿了贼人否?”群臣奏曰:“不见下落。”神宗曰:“国之大臣被人杀死,访拿不出,岂可置之不问而遂已乎!如此,便是没了王法,安用朕为!”乃大怒,命钦天监官,夜观天象,看凶星落于何处。又命武士四门严捕。

  是夜,钦天监官刘江上司露台,仰观天象,看后大惊,星夜径到杨府叫门。守门者问曰:“汝是谁?”刘江曰:“代禀国公,钦天监官有秘要事来禀。”

  却说怀玉干了此事,亦防范朝廷捕缉,乃出宿于府门廊下,听见外面叩门,遂起来看之,正撞遇守门人进禀。怀玉曰:“禀甚么事?”守门者曰:“钦天监官刘江,来禀甚么秘要事。”怀玉曰:“汝去看,只一人放他入来。如人多,回复明日来禀。”守门者出到门边,从门缝里一睄,只见是刘江一人,遂开门延入。刘江与怀玉相见,言曰:“小官领圣旨,夜观天象,杀死张丞相的凶星,正照老爷贵寓,为此先来通报。”怀玉曰:“我家没有是事,动劳大人爱厚,容日叩谢。”刘江告别去了。

  是夜,怀玉集合兄弟姊妹协商,言曰:“适闻钦天监刘江到府来说,杀张茂凶星,正照我家。彼未奏君,先来通闻。我想明早他奏知圣上,圣上定行拿问。朝廷相信毁谤,我屡次被害,辅之何益!且佞臣何代无之,他们恃是文臣,欺负我等,武夫受好多呕气!依我之见,趁今圣上未曾命令拿问,鸠集家兵,悉行走上太行山,却不切断愁根乎!只要一件,爹爹病重,惊动了他,必竞闷死,怎生区处?”宣娘曰:“那倒不妨,我将安云车一辆载之,犹如平地安稳,满有把握。但汝父忠勇,闻知此事,必执汝等入朝待罪。”公平曰:“叮咛世人,莫将此事告之。乞姑娘进去问病,诳爹爹入了安云车内,我等即使起行。”言罢,宣娘入文广卧房问曰:“贤弟病势何如?”文广曰:“料不济事。”宣娘曰:“贤弟起来,另迁于净室居卧,付巨细业务于不闻,圮绝鸡犬人言声气,自可避无恒矣。”文广不知是计,爬起来,扶着宣娘入于安云车内讫。是夜,怀玉命家人众护卫军士,拾掇宝藏辎重,车载马驮,整备就绪,竟望太行山进发。

  次早,范夫人又进奏曰:“妾访得强贼,乃无佞府杨怀玉等,搽黑其面,抢进妾府,杀了全家。乞陛下敕旨拿之。”蔡京曰:“若论仇隙,亦有可疑。但难拘定是他家杀了,必待钦天监官来奏便知端的。”言未罢,刘江进奏说道;“凶星照着杨府。”神宗大怒,下命孙立倾羽林军三千,围住杨府,把杨门全家拿来,戮弃于市。旨意才下,巡守外边城御史汪万顷奏曰:“杨府举家五鼓时分,城门一开,尽皆涌出,竟望太行山去了。”周王大惊曰:“国有佞臣,忠良难立。曩者张茂有书,冒奏欺君陷害忠良,罪亦当斩。陛下宠嬖,不可究问。那时已不服杨府世人之心矣。今天茂死,罪人未获,杨府知陛下究竟不愿干休,恐祸及于彼,是以高蹈远举,全身远害,飘然不恋爵禄,走上太行。但将来四夷暴乱,再遣何人讨之?”神宗曰:“此事何故处之?”周王曰:“依臣之言,发下诏书,召回杨怀玉等,仍居无佞府中。敕赐重修天波楼,张茂之死等情俱罢不究,庶几能够拯救其心。”神宗允奏,郎修诏与周王赉往太行,召回杨怀玉等,赦除前罪。

  周王得旨,竟赍往太行山而去。不日到了,怀玉等接见。周王曰:“圣上有诏,跪听宣读。”怀玉等忙排香案,整朝服接旨。周王读罢,怀玉等接见诏,叩头谢恩毕,所以整酒陪周王。周王席上问曰:“国公安在?”怀玉曰:“老父患病甚重,只在日夜谢尘。”周王曰:“待我进去一看何如?”怀玉曰:“不敢劳作。”周王曰:“内家亲眷,岂有此说。”怀玉曰:“殿下切莫言上太行山一事,假使言之,老父必闷死矣。”周王曰:“又说鬼话,他今天身居太行,犹不知之,尚待我以告之乎?他既不知,当日怎生得他上来?”怀玉遂将安云车一事告之。周王许诺。及见文广,言曰:“老丞相病体何如?”文广曰:“动劳殿下垂念,料不久归泉下矣。仅仅酬谢殿下之恩,耿耿在怀。”言罢,两泪交颊。周王见其情词逼真,势甚危笃,亦挥泪言曰:“老国公忍受些儿。”其心亦恐惊伤文广,遂将上太行山等事隐而不言。乃辞出,谓怀玉曰:“圣旨来召回汴,汝等可作急起行。”怀玉曰:“臣宁死于此而不回矣。”周王曰:“汝不回去,甘为背逆之臣,以负朝廷乎?”怀玉曰:“恕臣诳言之罪,略有苦情,逐个启殿下听之。若以理论,非臣等负朝廷,乃朝廷负臣家也。鼻祖继业,王侁排陷狼牙,撞李陵之碑而死。七郎遭遇仁美,万箭攒身而亡。六郎被王谢之害,放逐充徒。迨及狄青、张茂,吾祖父贬职削官。圣主不明,词章之臣密迩心腹,枕戈之士辽隔情疏,不得自达。毁谤一入,臣等性命顷刻悬于刀头。此刻圣主何尝少思臣等交兵争斗之苦而加矜恤?此岂臣造为虚谬之谈,以欺殿下乎!”有诗为证:

  餐风宿露统军时,万种愁怀只自知。

  剪发接缰牵战马,折衣抽线补旗帜。

  争雄受命耽饥会,角力伤刀负痛归。

  圣主那怜征战苦,毁谤一入即分尸。

  周王听罢,闻曰:“汝既不愿回朝,敢怕要去辅佐番邦?”怀玉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须去父母之邦。此古人之明训也。臣家代代性俱刚介,不愿阿谀权臣,故落落不合于朝臣。又想国国一辙,处处同风。大宋如此,彼番亦如此。臣既隐身远祸,不辅大宋堂堂天朝,而肯辅腥臭之番乎?且鞠躬尽瘁,辅佐国家,少中奸锋,九族庙绝,呜呼哀哉,痛哉!辅人立朝,实闲且淡,若浮云过太虚,竟归无用矣。”有诗为证:

  兔走鸟飞疾若驰,人生何事苦谋为。

  屡朝宰相三更梦,历代君臣一局棋。

  禹并神州汤得业,秦吞六国汉登基。

  人人欲作千年计,争奈天公不该机。

  怀玉读罢,又曰:“一贼灭,一贼兴,谁能辅佐人国而使万世之永安乎!”有诗为证:

  世事若龙舟,古今争不了。

  输赢两亡羊,六合一刍狗。

  周王恳恳千回,百遍强之,怀玉不听。周王不得已,告别而回。

  周王既至于汴,即入奏神宗,将怀玉所论之言,并怀玉吟咏之诗,逐个敷陈。神宗听罢有间,曰:“噫,寡人之过也。”慨叹不已。复谓周王曰:“劳卿再赍敕旨前往召之。朕想古之帝王梦卜求贤,以理全国。朕今有此等贤良之士,不能用之,听其肥遁林泉,不得与古明王比美,使全国万世谓朕为无道糊涂之君也。卿速行焉,善为设辞可也。”

  周王领旨,星夜复到太行山,见了怀玉等,剖尽衷曲,劝谕抵极。怀玉等只一笑置之,亦不争辩短长。及见周王劝之不已,怀玉曰:“劳殿下心意殷殷,还有一深远之论,传达天听。且见殿下此来亦不徒然。”周王曰:“有何论焉?”怀玉曰:“圣朝调遣,拜命而行。倘或来宣入朝受职,将臣碎尸万段,决不遵依。”言罢,周王亦无法,只得告别而回。怀玉引领全家送至山下,再拜周王。周王含泪,怏怏不忍离别。怀玉曰:“殿下勿忧微臣,不死后会可期。”周王遂揾泪相别。

  怀玉回到山上,命手下伐木作室,播种地步,自力更生。又出一告示,晓谕家兵,不许下山掳掠民财,为一洁白大众,遗留芳声于子孙。使人皆称我家是个忠臣,退隐岩穴而非暴乱贼臣,不归王化者也。有诗为证:

  尘视侯封上太行,只缘社鼠暗中伤。

  富贵过却三春景,衰朽催人两鬓霜。

  宦海无端乡反常,莱羹有味饱谙尝。

  浮生得乐随时乐,何须忧虑驻汴梁。

  后人览罢此书,有诗赞怀玉知机云:

  峻秩崇阶孰肯丢,知机平远早回头。

  预期十事九如愿,定不三平两满休。

  知自足时还自足,得无忧处便无忧。

  太行风月归闲后,一任人世春复秋。

  又诗赞云:

  卸却朝衣弃却簪,浮云富贵不关心。

  连城玉韫太行润,照乘珠藏合浦深。

  明月花前宵酌酒,熏风竹下昼鸣琴。

  此身不复随宣召,只恐西风短剑临。
杨家府演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符号书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回来目录
引荐阅览: 权利的游戏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哈姆雷特 爱丽丝梦游仙境 时刻简史 围城 人道的缺点 百年孤独 茶花女 挪威的森林
名著小说网以外国名著、世界名著、古典小说、前史名著为主,供给明清小说、经典小说以及经典小说的在线名著阅览和全集电子书免费txt下载的文学大全网站,欢迎广巨细说迷保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