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小说网 书本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保藏 符号书签 引荐朋友 加入保藏 繁體中文
挑选布景色彩:   挑选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第二十回 浪子金银伐性斧 道人冰雪返魂香

却说小金子、小银子,拼命把许亮抱住。吴二本坐近房门,就揭开门帘一个缝儿,偷望外瞧。只见陶三已走到堂屋中心,醉醺醺的一脸酒气,把上首小金子的门帘往上一摔,有五六尺高,大踏步进去了。小金子屋里先来的那客用袖子蒙着脸,嗤溜的一声,跑出去了。张大脚跟了进去。陶三问:"两个王八羔子呢?"张大脚说:"三爷请坐,就来,就来。"张大脚急速跑过来说:"您二位别只声。这陶三爷是历城县里的都头,在本县红的了不起,本官面前说一不二的,没人惹得起他。您二位可别怪,叫他们姊儿俩从速曩昔罢。"许亮说:"咱老子可不怕他!他敢怎么样咱?"

说着,小金子、小银子早曩昔了,吴二听了,心中握一把汗,自己欠据在他手里,怎么是好!只听那儿屋里陶三不住的哈哈大笑,说:"小金子呀,爷赏你一百银子!小银子呀,爷也赏你一百银子!"听他二人说:"谢三爷的赏。"又听陶三说:"不用谢,这都是今儿晚上我几个孙子贡献我的,共贡献了三千多银子呢。我那吴二孙子还有一张笔据在爷爷手里,许大孙子做的中保,明日到晚不还,看爷爷要他们命不要!"

这许大却向吴二道:"这个东西真实憎恶!然传闻他武艺很高,手底下能开发五六十个人呢,咱们这口闷气咽得下去吗?"吴二说:"气仍是小事,明儿这一千银子笔据怎样好呢?"许大说:"我家里虽有银子,仅仅派人去,至少也得三天,'远水救不着近火'!"

又听陶三嚷道:"今儿你们姐儿俩都服侍三爷,不许到他人屋里去!动一动,叫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小金子道:"不瞒三爷说,咱们俩今儿都有客。"只听陶三爷把桌子一拍,茶碗一摔,"哐琅"价一动静,说:"放狗屁!三爷的人,谁敢住?问他有脑袋没有?谁敢在山君头上打苍蝇,三爷有的是孙子们贡献的银子!准备打死一两个,花几千银子,就完事了!放你去,你去问问那两个孙子敢来不敢来!"

小金子急速跑过来把银票给许大看,正是许大输的银票,看着更觉尴尬。小银子也过来低低的说道:"大爷,二爷!您两位多抱冤,让咱们姊儿俩得二百银子,咱们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整百的银子呢。你们二位都没有银子了,让咱们挣两百银子,明儿买酒菜请你们二位。"许大气急了,说:"滚你的罢!"小金子道:"大爷别气!您多抱冤。您二位就在我炕上歪一宿;明日他走了,大爷到我屋里赶热被窝去。妹妹来陪二爷,好欠好?"许大连连说道:"滚罢!滚罢!"小金子出了房门,嘴里还嘟哝道:"没有了银子,还做大爷呢!不言个臊!"

许大气白了脸,呆呆的坐着,歇了一刻,扯过吴二来说:"兄弟,我有一件事同你协商。咱们都是齐河县人,跑到这省里,受他们这种气,真受不住!我不想活了!你想,你那一千银子还不出来,明儿被他拉到衙门里去,官儿见不着,私刑就要断送了你的命了。不如咱们出去找两把刀子进来把他剁掉了,也不过是个死!你看好欠好?"

吴二正在沉吟,只听对房陶三嚷道:"吴二那小子是齐河县里犯结案,逃得来的个逃凶!爷爷明儿把他解到齐河县去,看他活得成活不成!许大那小子是个爪牙,谁不知道的?两个人一路逃得来的凶犯!"许大站起来就要走。吴二浪子扯住道:"我倒有个法子,仅仅你得对天发个誓,"我才干通知你。"许大路:"你瞧!你多么酸呀!你假使有好法子,咱们弄死了他,主见是我出的。假使犯结案,我是个正凶,你仍是个爪牙,莫非我还限你过不去吗?"

吴二想了想,理路到不错,加之明日一千银子必定要出乱子,只要这一个方法了,便说道:"我的亲哥!我有一种药水,给人吃了,脸上不发青紫,随你神仙也验不出毒来!"许亮惊讶道:"我不信!真有这么好的事吗?"吴二道:"谁还骗你呢!"许亮道:"在那里买?我快买去!"吴二道:"没处买!是我本年七月里在泰山洼子里打从一个山里人家得来的。仅仅我给你,千万可别连累了我!"许亮道:"这个简单。"随即拿了张纸来写道:"许某与陶某呕气起意,将陶某害死,知道吴某有得来上好药水,人吃了马上丧命,一再央求吴某分给若干,此案与吴某毫无干与。"写完,交给吴二,说:"假使结案,你有这个凭证,就与你无干了。"

吴二看了,觉得甚为稳当。许亮说:"刻不容缓,你药水在那里呢?我同你取去。"吴二说;"就在我枕头匣子里,存在他这儿呢。"就到炕里面取出个小皮箱来,开了锁,拿出个磁瓶子来,口上用蜡封好了的。

许亮问:"你在泰山怎样得的?"吴二道:"七月里,我从垫台这条西路上的山,回来从东路回来,尽是小道。一天晚了,住了一家子小店,看他炕上有个死人,用被窝盖的好好的。我就问他们:'怎把死人放在炕上?'那老婆子道:'不是死人,这是我当家的。前日在山上看见一种草,香得心爱,他就采了一把回来,泡碗水喝。谁知道一喝,就好像是死了,咱们天然哭的了不起的了。活该有救,这内山石洞里住了一个道人,叫青龙子,他那天正从这儿走过,见咱们哭,他来看看,说:"你老儿是啥病死的?"我就把草给他看。他拿去,笑了笑,说:"这不是毒药,名叫'千日醉',能够有救的。我去替你寻点挽救药草来罢。你可看好了身体,别叫坏了。我再过四十九天送药来,一治就好。"估计目下也有二十多天了。'我问他:"那草还有没有?'他就给了我一把子,我就带回来,熬成水,弄瓶子装起顽的。今天正好用着了!"

许亮道:"这水灵不灵?假使药不倒他,咱们就毁了呀。你实验过没有?"吴二说:"弹无虚发的。我已……"提到这儿,就嗌住了。许亮问:"你已怎么样?你已试过吗?"吴二说:"不是试过,我已见那一家被药的人的姿态是同死的一般;若没有青龙子挽救,他早已埋掉了。"

二人正在说得快乐,只见门帘子一揭,进来一个人,一手抓住了许亮,一手捺住了吴二,说:"好!好!你们协商谋财害命吗?"一看,正是陶三。许亮把药水瓶子紧紧抓住,就挣扎逃走,怎禁陶三力气如牛,那里挣扎得动。吴二酒色之徒,更不用说了。只见陶三窝起嘴唇,打了两个胡哨,外面又进来两三个大汉,将许、吴二人都用绳子缚了。陶三押着解到历城县衙门口来。

陶三进去奉告了稿签门上,传出话来,今天夜已深了,暂时交差看守,明日辰刻过堂,押到官饭店里,幸而许大身边还有几两银子,拿出来打点了官人,倒也未曾喫苦。

明日早堂在花厅问案,是个发审委员。差人将三人带上堂去。委员先问原告。陶三供称:"小人昨夜在土娼张家住宿,因多带了几百银子,被这许大、吴二两人看见,起意谋财,两人协商要害小人道命。适逢小人在窗外出小恭听见,进去抓住,扭禀到堂,求大老爷查办。"

委员问许大、吴二:"你二人为什么要谋财害命?"许大供:"小的许亮,齐河县人。陶三欺压我二人,受气不过,所以商同害他性命,吴二说,他有好药,弹无虚发,现已试过,很灵验的。小人们正在协商,被陶三抓住。"吴二供:"监生吴省干,齐河县人。许大被陶三欺压,实与监生无干。许大决意要杀陶三,监生恐闹出事来,原为缓兵之计,通知他有种药水,名'千日醉',简单醉倒人的,并不害性命。实系许大起意,并有笔据在此。"从怀中取出呈堂。

委员问许大:"昨日你们协商时,怎样说的?从实奉告,本县能够摆脱你们。"许大便将昨夜的话一字不改说了一遍。委员道:"如此说来,你们也不过气忿话,那也不能就算谋杀呀。"许大磕头,说:"大老爷明见!开恩!"

委员又问吴二:"许大所说各节是否实在?"吴二说:"一字也不错的。"委员说:"这件事,你们很没有大过。"分付书吏照录全供,又问许大:"那瓶药水在那里呢?"许大从怀中取出递上。委员翻开蜡封一闻,香同兰麝,微带一分酒气,大笑说道:"这种毒药,谁都情愿吃的!"就交给书吏,说:"这药水收好了。将此二人并全案别离解交齐河县去。"只此"别离"二字,许大便同吴二拆开两处了。

当晚许亮就拿了药水来见老残,老残倾出看看,色如桃花,味香气浓;用舌尖细试,有点微甜,叹道:"此种毒药怎不令人久醉呢!"将药水用玻璃漏斗仍灌入瓶内,交给许亮:"凶器人证齐全,却不怕他不认了。但是据他所说的景象,好像这十三个人并不是死,仍有复生的法子。那青龙子,我却知道,是个山人;但行踪无定,不易觅寻。你先带着王二回去禀知贵上,这案虽经审定,不行上详。我明日就访青龙子去,假如找着此公,能把十三人救活,岂不更妙?"许亮连连答应着"是"。

次日,历城县将吴二浪子解到齐河县。许亮同王二两人作证,天然一堂就讯服了。暂时收监,也不上刑具,静听老残的音讯。

却说老残次日雇了一匹驴,驮了一个被搭子,吃了早饭,就往泰山东路行去。遽然想到舜井周围有个摆命课摊子的,招牌叫"安贫子知命",此人颇有点来历,不如先去问他一声,好在出南门必经之路。一路想着,早已到了安贫子的门首,牵了驴,在板凳上坐下。

互相序了几句闲话,老残就问:"传闻先生同青龙子长相来往,近来知道他云游何处吗?"安贫子道:"嗳呀!你要见他吗?有啥亭体?"老残便将以上事奉告安贫子。安贫子说。"太不巧了!他昨日在我这儿坐了半响,说今天清晨回山去,此刻出南门怕还不到十里路呢。"老残说:"这可真不巧了!仅仅他回什么山?"安贫子道:"里山玄珠洞。他上一年住灵岩山;因近来香客渐多,常有到他茅篷里的,所以他厌烦,搬到里山玄珠洞去了。"老残问:"玄珠洞离此地有几十里?"安贫子道:"我也没去过,听他说,大约五十里路不到点。此去一向向南,过黄芽嘴子,向西到白雪坞,再向南,就到玄珠洞了。"

老残道了"领教,谢谢",跨上驴子,出了南门,由千佛山脚下住东,转过山坡,竟向南去。行了二十多里,有个村庄,买了点饼吃吃,打听上玄珠洞的途径,那庄家老说道:"曩昔不远,大路周围就是黄芽嘴。过了黄芽嘴往西九里路就是白雪坞,再南十八里就是玄珠洞。仅仅这路很欠好走,"会走的呢,一路平整大路;若不会走,那可就了不起了!石头七大八小,更有无量的荆棘,一辈子也走不到的!不晓得多少人送了性命!"老残笑道:"难不成比唐僧取经还难吗?"庄家老作色道:"也差不多!"

老残一想,人家是善意,不行简慢了他,遂必恭必敬的道:"老先生恕我讲错。还要讨教先生:怎样走就简单,怎样走就难,必定指示。"庄家老道:"这山里的路,天生成九曲珠似的,一步二曲。若一向向前,必走入荆棘丛了。却又不许有意走曲路,有意曲,便堕入深阱,永出不来了。我通知你个窍门罢:你这位先生颇谦虚,我对你讲,眼前路,都是从曩昔的路生出来的;你走两步,回头看看,必定不会错了。"

老残听了,连连打恭,说:"谨领指示。"其时拜辞了庄家老,依说去走,公然不久便到了玄珠洞口。见一老者,长须过腹。进前施了一礼,口称:"道长莫非是青龙子吗?"那老者匆忙回礼,说:"先生从何处来?到此何事?"老残便将齐东村的一桩案情说了一遍。青龙子沉吟了一会,说:"也是有缘。且坐下来,渐渐他讲。"

本来这洞里并无桌椅家具,都是些大大小小的石头。青龙子与老残分宾主坐定,青龙子道:"这'千日醉'力气很大,少吃了便醉一千日才醒,多吃就不得活了。只要一种药能解,名叫'返魂香',出在西岳华山大古冰雪中,也是草木精英所结。若用此香将文火渐渐的炙起来,不管你醉到怎样地步,都能复生。几月前,我因泰山沟里一个人醉死,我亲自到华山找一个故人处,讨得些来,幸儿还有些子在此。大约也唐塞够用了。"遂从石壁里取出一个大葫芦来,内里杂用物件甚多,也有一个小小瓶子,不到一寸高。递给老残。

老残倾出来看看,有点像乳香的姿态,色彩黑黯;闻了闻,像做臭支支的。老残问道:"何故色味俱不甚佳?"青龙子道:"救命的物件,那有美观好闻的!"老残恭顺领会,恐有舛错,又请问怎么用法,青龙子道:"将患者关在一室内,有必要门窗不透一点儿风。将此香炙起,也分人体质善恶:如质善的,一点便活;如质恶的,只好渐渐价熬,终久也是要活的。"

老残道过谢,沿着原路回去。走到吃饭的小店前,天已黑透了,住得一宿,清晨回省,仍不到已牌时分。遂上院将具体景象禀知了庄宫保,并阐明带着家眷亲往齐东村去。宫保说:"宝眷去有何用途?"老残道:"这香治男人,须女性炙;治女性,须男人炙:所以非带小妾去不能应手。"宫保说:"既如此,放任尊便。但望早去早回,不久封印,兄弟公务稍闲,能够多领些教。"

老残答应着"是",赏了黄家家人几两银子,带着环翠先到了齐河县,仍住在南关外店里,却到县里会着子谨,亦甚为欢欣。子谨亦奉告:"吴二浪子全部景象俱已服认。许亮带去的一千银子也缴上来。接白太尊的信,叫交还魏谦。魏谦抵死不愿收,听其自行捐入善堂了。"

老残说:"前日托许亮带来的三百银子,还尊下,收到了吗?"子谨道:"不但收到,我现已发了财了!宫保传闻这事,专差送来三百两银子,我现已收了;过了两日,黄人瑞又送了代尊下还的三百两来;后来许亮来,尊下又送三百两来,共得了三份,岂不是发财吗?宫保的一份是万不能退的,人瑞同尊下的都当奉缴。"老残沉吟了一会,说道:"我想人瑞也有个相契的,名叫翠花,就是同小妾一家子的。其人颇有良知,人瑞客中也颇孤寂,不如老哥竟一不做二不休,将此两款替人瑞再挥一斧罢。"子谨拍掌叫好,说:"我明日要同老哥到齐东村去,怎么办呢?"想了想,说:"有了!"马上叫差门来奉告此事,叫他明日就办。

次日,王子谨同老残坐了两乘轿子,来到齐东村。早有地保同首事备下了第宅。到第宅用过午饭,踏勘贾家的坟茔,不远恰有个小届。老残选了庙里小小两间房子,命人连夜裱糊,不让透风。次日清晨,十二口棺柩都起到庙里,先翻开一个长工的棺木看看,公然尸身未坏,然后定心,把十三个尸首全行取出,安放在这两间房内,焚起"返魂香"来,不到两个时辰,俱已有点声气。老残调度着,先用温汤,次用稀粥,渐渐的等他们过了七天,力遣各自送回家去。

王子谨三日前已回城去。老残各事办毕,方欲回城,这时魏谦已知前日写信给宫保的就是老残,所以魏、贾两家都来磕头,苦苦款留。两家各送了三千银子,老残一点点不收。两家无法,只好请听戏罢,派人到省城里招待个大戏班子来,井招待北柱楼的厨子来,准备留老残春节。

那知次日半夜里,老残即溜回齐河县了。到城不过天色微明,不方便往县署里去,先到自己住的店里来看环翠。把堂门推开,见许明的老婆睡在外间未醒。再推开房门,望炕上一看,见被窝广阔,枕头上放着两个人头,睡得正浓呢,吃了一惊。再细心一看,本来就是翠花。不方便惊扰,退出房门,将许明的老婆唤醒。自己却无处安身,跑到宅院里徜徉徜徉。见西上房里,家人正搬行李装车,是远处来的客,要启航的姿态,就立住闲看。

只见一人出来分付家人说话。老残一见,大叫道:"德慧生兄!从那里来?"那人定神一看,说:"不是老残哥吗,怎样在此地?"老残便将以上二十卷书述了一遍,又问:"慧兄何往?"德慧生道:"下一年东北恐有兵事,我送家眷回扬州去。"老残说:"请留一日,何如?"慧生许诺。此刻二翠俱已起来洗脸,两家眷属先行会晤。

已刻,老残进县署去,知魏家一案,宫保批吴二浪子拘禁三年。翠花共用了四百二十两银子,子谨还了三百银子,老残收了一百八十两,说:"今天便派人送翠花进省。"子谨将具体景象写了一函。

老残回寓,派许明配偶送翠花进省去,夜间托店家雇了长车,又把环翠的兄弟带来,老残携同环翠并他兄弟同德慧生配偶天明开车,结伴江南去了。

却说许明配偶送翠花到黄人瑞家,人瑞自是欢欣,拆开老残的信来一看,上写道: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
  是前生注定事,莫错失姻缘。
引荐本书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符号书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回来目录
引荐阅览: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哈姆雷特 权利的游戏 人道的缺点 富爸爸穷爸爸 挪威的森林 爱丽丝梦游仙境 时刻简史 人生的才智 荆棘鸟
名著小说网以外国名著、世界名著、古典小说、前史名著为主,供给明清小说、经典小说以及经典小说的在线名著阅览和全集电子书免费txt下载的文学大全网站,欢迎广阔小说迷保藏本站。